阿米巴资本:持续加仓中国SaaS企业

由于底层技术的进步,中国正处于飞速信息化的阶段。智能手机的普及,让个人信息化已经基本实现。但中国仍有很多企业未进行完整的信息化改造,这给企业级服务领域留下了广阔的投资空间。

阿米巴资本是企业级服务市场的坚定看好者,尤以投资其中的SaaS(软件即服务的英语缩写)企业著称。据了解,在阿米巴资本2015年完成募集的二期基金中,有50%的项目聚焦在垂直SaaS领域,具体包括餐饮SaaS平台二维火、电商SaaS平台聚水潭等。

对于目前已进入到关闭交割阶段的第三期基金,阿米巴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东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新基金将持续关注SaaS领域。阿米巴资本为何看好SaaS领域?完成新一轮基金募集后,它还将如何调整和布局?

从后端供应链发力SaaS投资

阿米巴资本成立于2011年,专注TMT行业早期及成长期公司的风险投资。机构起名“阿米巴”的原因是,阿米巴原虫为地球最早期的生命形式,它所代表的是最简单及与生俱来的适应性和生命力。上述特征可以归结为“阿米巴精神”,也是阿米巴资本最为看重的创业者特质。

在基金成立早期,阿米巴资本也投了许多2C的项目,甚至投到蘑菇街、滴滴快的这样的独角兽。但从二期基金开始,2B的SaaS企业成为了阿米巴资本的投资主方向之一。

“从2012年至今,大部分的科技互联网红利已经释放。中国在针对个人的数字化消费、社交、娱乐方面,已经做得很先进,但仍有很多行业企业没有进行数字化改造。”王东晖说。

同时,BAT的存在为2C创业公司带来生存压力。但在2B领域,创业公司有更大的把握发展壮大。

在王东晖看来,虽然2B领域也有企业微信、阿里钉钉出现,但这些公司主要还是在前端做数字化。而后端供应链方面需要的时间很长,行业壁垒也比较强,阿里、腾讯并没有完全形成优势。创业公司发展起来后,反而能够与做前端的BAT找到很好的结合点。

王东晖表示,阿米巴资本接触的SaaS企业中,处于人和故事阶段的并不多了,大部分SaaS企业已经有了产品。阿米巴资本会重点关注产品本身的特点,市场需求和天花板,企业对供应链的把控,以及阿米巴团队是否能帮助企业对接一些资源。

在退出方面,王东晖表示,SaaS企业比2C企业的投资周期更长,通常2C企业投资半年后就能看到结果,但SaaS企业可能经过三年才刚进入稳定期。目前阿米巴资本二期基金所投SaaS企业已经进入成长期,基本都运营健康。可能还需要5到10年的时间,SaaS企业将出现大规模上市的情形。

“美国的企业信息化三十年前已经完成了,但现在每年仍有许多SaaS企业出现。中国的SaaS行业有更长的生命周期,各行各业的信息化改造远没有完成,未来甚至连农业生产也有机会通过SaaS来改变。”他说。

但如今,阿米巴资本对SaaS企业的考察也产生了变化。王东晖表示,团队会更加关注做供应链加人工智能一体化解决方案的企业,关注SaaS与行业其他环节的结合应用。

下行周期中资源能够更有效释放

在阿米巴资本成立早期,团队也曾把被投项目的存活率作为一项重要的考核指标。但后来王东晖认为,考察存活率的意义并不大,存活是能活多久的问题,但最终应关注的还是能退出多少的问题。

“企业能够存活或者能够有一两倍的退出,对基金都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头部项目的质量决定了早期基金的回报率,早期基金如果没有投中超高倍数的项目,几乎很难做大。”王东晖说。阿米巴资本的价值观是,每期基金中一定要投到独角兽企业。比如一期基金里的滴滴快的,二期基金里的威马汽车等。

近期,阿米巴资本基本完成三期人民币基金的募集。王东晖对记者透露,三期基金从今年四五月份开始募集,目前已经进入交割阶段,LP仍以原来的老LP为主。

同时,阿米巴资本也在进行跟投基金的募资,并计划募集首期美元基金。“我们有跟海外基金、中介机构打交道的经验,懂得他们的文化和游戏规则,老LP也有一些海外的资源,这都是我们的优势所在。”王东晖说。

据了解,王东晖是财务背景出身,曾在安永、普华永道工作,并在2005年至2011年间,任职港股上市公司金山软件的执行董事和首席财务官。阿米巴资本的另一位创始管理合伙人赵鸿,则曾担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职务,负责过阿里巴巴的海外融资。在加入阿里巴巴之前,赵鸿先后在普华永道和荷兰银行工作。

“我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就开始工作,经历过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情形。后来在金山时,也在一线经历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给整个市场带来的影响。”王东晖说。

他认为,或许再过半年时间,国内大公司裁员会有比较集中的体现,不那么活跃的投资机构也会变多。可能有些投资机构即使跟项目签了投资协议,但由于自身的资金问题,不能按时打款给创业公司,甚至干脆不打款把协议赖掉。在上一个经济周期里,这种现象并不少见。

面对当前经济下行的现状,王东晖表示,从投资节奏的角度来说,近两年阿米巴资本的投资节奏都不是很快,差不多一年投不超过10个项目。从投资价值的角度来说,原来创业投资火热时,市场上的资金较多,创业团队的估值溢价能力也很强,存在部分泡沫。现在市场上的资金缩紧之后,钱的价值反而更能体现出来。

“创业团队在当前市场环境下降低了期望值,可能两三年前需要一千万才能投的项目,现在三五百万也能投进去,这样资源能够得到更加有效的释放。”他说。

“我们对团队的要求明显比以前更高了,最终只有一小部分公司能够拿到钱生存下来。”王东晖说。以前阿米巴资本对于一些有能力但没想清楚运营模式的创业团队,愿意给弹性时间去试错,让其在失败中发展。

但今天市场环境变得不那么容易,阿米巴对这类项目的投资也会更加谨慎。当前环境对企业的商业模式、赛道选择也会产生影响,王东晖认为,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烧钱发展的模式会被抑制。(编辑 林坤)

返回21经济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