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文文:面对产业互联网的机会 中国所有产业门类都可以升级一遍

腾讯科技讯 11月23日早间消息,2018创业家年会在京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是“产业·重做”。创业黑马创始人牛文文出席了本次活动,并做了破题演讲。

牛文文表示,产业重做是指,面对产业互联网的机会,中国今天所有产业门类都可以升级一遍。中国已经具备了全世界很难比的产业科技基础和平台基础。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两大浪潮让中国底层的科技基础和产业基础发生了很大的变革。

牛文文认为,中国产业升级的另一个基础是中国的一批平台公司,BAT这样的大型互联网公司、产业龙头公司都已经大幅度的向很多产业里面的创业者开放了平台,从产业角度赋能创业者。

在这样的基础上,越来越多的产业创业者开始涌现。他们拥有很强的产业洞察力,他们能够很早地洞察到一个产业的变局,并且能革命性的去升级这个产业。

此外,供给侧的资源重组也是一个重要的机会,盘活闲置社会资源,并且把它平台化,以此来解决潜在需求。这种供给资源的云化、平台化的解决能力也是很重要的一种产业能力。

以下为演讲全文:

今天我给大家破个题,因为我们今年年会的主题的确有一点绕,产业重做是什么意思?这句话我已经说了两三年了,其实中国所有的产业都可以重做一遍,指我们今天面临产业互联网的机会,面临中国所有齐全的产业门类都可以升级一遍的机会。

大家现在都知道,中国到了产业互联网,中国到了用人工智能来升级产业的时间。但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其实我们国家是最具备产业升级的国度,因为现在我们已经具备了全世界很难比的产业科技基础和平台基础。

科技基础其实很简单,我们在这10几年的时间里面迎来了两波科技大潮:

1、移动互联网

2、人工智能

这两波大潮让中国底层的科技基础和产业基础发生了很大的变革,我们身在其中可能不觉得。

但是,你要清晰的意识到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已经形成创业创新的基础设施,我敢说这些设施在全球是数一数二的充沛的供应。你如果离开中国创业,你很快会意识到没有这些基础,你寸步难行,你的产业很难升级。

我们看到移动互联网整个改变了用户获取方式,在线支付改变所有创业的金融环境和支付方式,现代物流让很小的创业公司也能够和全国创业者链接起来。

我们看到今天非常多的行业已经用到了数据,可以精准匹配、精准获客,我们也看到工业互联网的展开,实际上让很多传统产业具备产业链重组的机会。

还有人工智能,具体而言算法、算力,今天让我们所有的小型公司都有一个比较强大的算力和算法基础,你可以架构在别的平台上。

更关键的是其实中国的一批大平台公司、大互联网公司、产业龙头公司已经有意识的向我们的小公司创业者开放了平台,这一点也是非常难得的。

我们知道不单是BAT的互联网公司,其实分众、美年大健康、蓝色光标,很多产业性的A股龙头大公司,都已经大幅度的向很多产业里面的创业者开放了平台,大家都有自己的外挂孵化、投资基金,今天江总在这里,他已经是第二次开设他的创业实验室了,用整个分众的平台和资源来帮助在路上,以及进入关键时期冲刺的创新公司。

所以,中国有这么一大批平台公司,又愿意从产业角度赋能创业者,这是我们另外一个很大的基础。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一大批产业创业者出现了,今天和往年颁布的年度创业家,实际上在产业领域都做出了很大的突破和贡献。他们身上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我也希望创业者、黑马的兄弟们早一点体会当你开始产业创业时,或者产业升级时,这里面有一些很关键的点,最重要的是产业洞察力,我们说很多创业家开始的时候能够很早洞察到一个产业的变局,并且能革命性的去升级这个产业。

我们从今日头条、蔚来汽车这些产业创业家身上都能看到这种终极思维,这种思维是基于一个产业的变革的,无论是阅读,还是汽车、出行,基于这个产业的变局,从一开始就来做底层的变局,这种产业洞察是第一重要的。

第二,我们发现今天中国整个变成一个大的消费国度,但是供给侧的资源是极端需要重组的,所以供给资源端我们能不能发现并且盘活比较大面积闲置社会资源,并且把它用在我们平台化上,来解决潜在需求,这种供给资源的云化、平台化的解决能力是很重要的一种产业能力。

我们看到拼多多和VIPKID,都是在它们导购人群和北美的幼儿园教师这两个供给资源上激发出来(没有被今天社会发现的供给资源),并且云化,所以创造了非常大的产业创新。

那么,产业内的重组,很小的创新公司、不大的创新公司,B轮、C轮就能够把一个细分产业,把供应链和产业链重组,待会儿我会举到很多例子。

基于技术来提升产业效率,并且重组产业链的技能、意识也是很重要的,我们看到了美团其实对整个餐饮行业,找钢网对整个钢铁行业都进行了重构。

最后,组织创新能力,当你开始深入一个产业的时候,你的公司组织既要有内部性,又要有平台性,因为你面向整个产业。

所以平台化运营的思维,我们很多公司在C轮、Pre-IPO阶段就应该开始考虑整个产业的事情。

我注意到,这一类新型的产业创业家身上所具备的一些不同的素质,他们已经体现出来共同的特点,我们希望创业者在产业深耕的时候,大家能够关注到这些。

最后,我也自卖自夸一下,其实我们的黑马人群、黑马创业者,已经在世界重度垂直,已经在很多细分垂直领域里面进行产业升级,他们都让好多产业重新做一遍。

黑马创新公司可以说是国家产业创新升级的新的主力力量,规模不大,但做出了漂亮的事情,鲜花都是很具体的领域,在鲜花领域,中国的鲜花市场大概300多亿人民币,非常分散,产供销都很分散,都非常现代化。

我们黑马9期学员,宜花科技的创始人荣超,在4年的时间里面做成了全球Top3的鲜花产业公司,可以说深刻的影响了中国的产业供应链,这家公司自己发展的很好,对中国的花农、花产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鲜花产业很小。

还有珠宝首饰的行业,大家认为产业已经是终局了,不对,有太多产业上游分散的供应商,也有太多下游产业的小店。其实更多的普通消费者是更平价的珠宝消费,所以快时尚的珠宝产业如何来升级,我们黑马10期的学员王文钢的款多多,现在叫KDD,实际变成了珠宝配饰产业的革新者,从SaaS、供应链出发,它优化了整个产业的环境,升级了供应链,解决了信息不透明的问题,所以成为了很多小珠宝厂商、珠宝店欢迎的一家产业升级者。

其实这些产业都很小的,家庄产业在中国很大,但是很乱、很散,我们黑马四期的学员,艾佳生活的创始人潘定国,把家庄产业用互联网的方式做了一遍,两三年时间他的规模已经突破100亿,而且变成底层家庄行业的革新者,他本人也得到了多轮黑马导师的投资。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创业者,但是也是非常犀利的创业者(在南京)。

最后是酒,尤其是白酒,是中国非常大的一个产业,可是酒的供应、产业链、消费链这些年也在发生底层的变革,恰好黑马二期的两位同学变成了酒产业链、供应链变革的两个先锋。

第一,酒仙网的郝鸿峰

第二,1919的杨凌江

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四川,这两位学员,两个同班同学口水仗打来打去,最终其它的就不见了,这是江总的理论,老大老二要打仗,老三老四就不见了。

所以,我们是可以的,无论是鲜花,还是酒、珠宝、家庄、教育,你别看这些产业小,但是一个创新公司、创业公司只要你看到它,只要能用到技术和创新思维,你就能够改变这个行业。

我们说在产业升级的路上,我们的创业者也是大有可为的。

最后,欢迎更多的人、创业者、投资者、企业家进入产业加速时代,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时代,让中国所有的产业都能够重新升级一遍,让我们每个人为中国的重新再度崛起做出自己的贡献。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