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绵阳相继量投产AMOLED屏幕,京东方加速柔性显示布局

京东方的显示解决方案

在手机等小屏显示终端上,近年来被提起最多的元器件除了“芯”就是“屏”,这两大部件分别负责核心性能以及最重要的观感体验。在“芯”方面,麒麟的强势登陆已经赢得了很高的市场认可度,而“屏”的发展则要相对缓慢一些,同时国产屏幕受到用户的关注度上也更低一些。

尤其是在OLED屏幕逐渐成为旗舰级产品竞相追逐的硬件之后,国产屏幕面临的竞争压力也在增加。不过,去年Mate 20 Pro产品的发布让我们第一次看到了京东方屏幕搭载在顶级产品之上,其硬件规格、观感、品控已经不输于国外供应商的产品,同时,京东方成都、绵阳AMOLED显示工厂的先后落地量产,也代表着其确立了在这一领域的话语权。

作为世界范围内最大的液晶显示供应商,根据全球市场调研机构IHS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BOE(京东方)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平板电脑显示屏、笔记本电脑显示屏、显示器显示屏、电视显示屏等五大应用领域出货量均位列全球第一。京东方于2016年12月28日在四川绵阳开工建设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于2019年7月15日量产出货,钛媒体此次参观的也正是这条生产线。

折叠屏、曲面屏,AMOLED是必选技术

可折叠的屏幕

在介绍生产相关的技术之前,还是要先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现在的旗舰级手机产品都需要采用OLED屏幕?要想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白目前主流的手机屏幕材质之间的特性差异,LCD屏幕也可以理解为传统的液晶屏幕,它的制作过程是通过在面板中间夹入一层液晶材质,然后通过两片制作上电路、色彩的玻璃基板中间夹入一层液晶材质,然后通过在底部加入背光板来显示不同的色彩,而OLED屏幕其本质是采用了有机自发光材料形成色彩,不再需要背光源。

OLED屏幕由于主体显示结构较为单层,因此在厚度和透光性上都有着先天优势,另外由于是自发光的结构,所以可以在需要时完全关闭背光,由此得到了更高的对比度。而这些有利的显示特性,反应到加工的工艺当中却带来了更大的挑战难度,这些有机发光材料需要通过蒸镀的工艺来叠加在显示基板上,蒸镀环节对于加工环境的要求很高,而且蒸镀加工中的均匀度也会直接影响到最后的显示效果。

京东方绵阳柔性生产线还加入了触控一体化解决方案,更好地降低模组厚度,使柔性显示屏更加轻薄。同时,柔性AMOLED显示以柔性基板代替了传统的玻璃基板,并采用可主动发光的有机材料以及柔性封装技术,可实现弯曲、折叠等多样产品形态,这也是很多小屏幕显示终端厂商看重该技术的原因之一。今年开始在手机领域出现的折叠屏产品,也需要这一技术的支持。

两厂量产,一厂在建,京东方布局的持续扩大

柔性显示解决方案

据京东方有关负责人介绍,早在1999年就启动了OLED相关预研,并于2001年设立京东方AMOLED实验室,启动OLED新型显示研究。经过几年技术储备后,2015年,投建了中国首条柔性AMOLED生产线——京东方成都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于2017年10月实现量产;2016年,投建了绵阳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于今年7月实现量产。

另外,在2018年京东方投建了重庆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目前尚在建设中。此次参观的绵阳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玻璃基板尺寸为1500mm×1850mm,计划产能为每月4.8万片玻璃基板,以参观中看到的6.47英寸柔性屏幕为例,每片基板上约可切割190块显示屏幕,除了手机产品之外,未来还将搭载在可穿戴设备、车载显示等领域。

并将强劲的创新研发能力转化,推出一系列柔性显示整体解决方案,包括支持显示区任意位置的指纹识别系统、柔性显示机器人、柔性显示智能音箱、可卷曲的电子画卷、车载A柱透明柔性屏、5.99英寸折叠手机及7.56英寸折叠平板电脑等多款整机产品,折叠时为手机屏幕,展开时可作为平板电脑或电脑显示屏使用。

在京东方的展区内,同样可以看到柔性显示屏在很多领域的探索应用,京东方负责人告诉钛媒体,京东方为此专门成立了实验室去研究柔性显示的更多应用可能,并且也在积极配合目前有相关产品规划的厂商进行相关的产品验证。其中,包括支持显示区任意位置的指纹识别系统、柔性显示机器人、柔性显示智能音箱、可卷曲的电子画卷、车载A柱透明柔性屏、5.99英寸折叠手机及7.56英寸折叠平板电脑等多款整机产品,折叠时为手机屏幕,展开时可作为平板电脑或电脑显示屏使用。

在这当中,也包括大家最为关心的折叠屏手机产品,在产品的技术细节上目前尚不能透露更多,但是他表示从目前屏幕显示的相关技术供应上京东方已经具备相应能力,下一步也将与厂商共同在一些设计细节上合作开发推向市场,预计不久,消费者将会看到这类产品实现量产、批量上市。 (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摄影/邓剑云)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